声明

向达斯米奇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文中的人物都不属于我,除了我的原创人物以外。

如果我的文章中出现纰漏,这是因为达斯•西迪厄斯,我们伟大的帝国皇帝,命令501军团摧毁了记录绝地信息的图书馆。开个玩笑,其实是我被引诱到了黑暗的一边,对原力的本质缺乏了解(我只看过正传和前传三部,那啥,凯洛•伦,蕾伊,第一秩序就…)。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外乡人

当你觉得适合开始的时候,那就开始吧,不要等待。

HoloNet新闻上正在播报最新的帝国征兵宣传片,来自夸特动力船坞的帝国级歼星舰航行在苍茫的宇宙之中。

透过那层沾满沙子的玻璃荧幕,帕尔帕廷皇帝那极富有激情的演讲播撒到这片几乎被遗忘的星域边际。高亢有力的气势从他的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摄人心魄,以至让负责摄像的工作人员都未注意到此时画面有些微微倾斜。

只是莫斯艾斯利征兵站周围聚集的人却为数不多。

帝国冲锋队中基本上没有非人类的身影,而这片外缘星系上非人种族却恰恰占了绝大多数。

两三个帝国冲锋队的成员穿着一身白色盔甲,手中端着E-11爆能枪 ,穿梭在人群中巡逻,周围的人早已对他们见怪不怪,做着自己的事情。一群身材矮小的贾瓦人仗着自己灵活小巧,乘一名提列克人不注意,迅速地拆下他飞梭上的几块金属零件,在飞梭主人的“Kriff”怒骂声中,挤进人群,逃之夭夭,销声匿迹。马洛可以想到,这批零件几天后便会重新通过一个赫特人回到飞梭主人身后的飞船维修厂里,不过,它们主人的名称可不会如同杜尔钢那样显而易见。

阅读全文 »

“这…地铁还没修完啊?”

“大概又挖到啥文物了吧……”

一对打扮漂亮的女孩子看着马路上那一条的蓝色铁皮隔离带,相互闲聊着,绕到旁边的隔出来的小路上。

人行道早就不能走了,戴黄帽子的大叔们把它隔到了铁皮那边。

当然,戴黄帽子的也不止是大叔,小帅哥也是有的,就是有点黑。套上一条沙滩裤,盖个草帽,保不准就会被认作是夏威夷度假回来。

李德扭着脑袋,看向走远了的妹子,吹了几声口哨。可惜很少会有妹子仔细盯着安全帽下的帅哥看,棒球帽,鸭舌帽还差不多。不戴帽,做个立地成佛的法海也成,指着俩妹子说:“大威天龙,老衲今日就要收了你们这两个妖精!”

可惜啊,善哉善哉,小命要紧,小命要紧。李德摸了摸头上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安全帽,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汗,继续开始忙手头上的事。

他已经在这儿呆了差不多快一个星期了,可惜还没有一点线索。第一批的翡翠残片一被上交国,玛尔斯立马就派他来寻找其它残片的下落。可惜,这里只有烈日无尽的炙烤,以及周而复始的…

“李老弟,麻烦把这边的东西给王工送去!”

得,又有活了。

他瞟向远处耸立的高山。

骊山的阴影在雾霾的宠罩下显得微微发蓝,远处有缆车在向上运行,飞向山顶的金瓦古楼。

古楼?

嗯……应该算是。

杨贵妃在那儿泡过澡,不,在那儿,好像确实是,“温泉水滑洗凝脂”嘛,就是想起来有些怪怪的,嗯,他一时不记得那澡堂叫啥了。

堂吉诃德向风车发起冲锋……”

头顶的电风扇嗡嗡地旋转着,和孩子们的各种小动作一起搅动夏季躁热的空气。

松柏和其他同学一起摇头晃脑地念诵,不过他并不明白这个名字怪异的人为什么要朝一架风车冲去。

在他的印象中,风车应该还没有一匹马高,虽然他没有见过真的马,也没有去过真正的草原,看见那些神奇的蒙古包……他家也有一架风车,木头做的,看起来没有罗小花家的铁风车漂亮。昨天,爷爷和奶奶刚把它给抬到外面晒台,扬出油菜渣。扇叶转动间,他依稀可以看到一粒粒黑色的种子在木板间跳动,顺着木板滑到大竹篮里,沙子与小小的油菜碎渣则从风车屁股飞出,落在附近的地上。虫子在草丛里拼命地叫着,鬼哭狼嚎,一点都不好听,可惜松柏不能像给电视机调台一样换个好听一点的节目。

昨天他看到电视上在放“两只蝴蝶”,他猜这些虫子不喜欢蝴蝶,因为他们不会唱“两只蝴蝶”。

它们应该也不喜欢“两只老虎”……

事实上,松柏也不怎么喜欢。

教室里风扇里转几圈就会发出“咔咔”的响声,他正偷偷看着藏在语文书后面的“小叮当”漫画书,书是李小航的,松柏昨天去他家下五子棋时向他借的。张小强和郑小莫正在传纸条,他们总是在传纸条,还不让别人看,松柏刚开始很好奇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但张小强那个大块头老是会瞪着他。他们用来传的纸条的纸也很特别,和他们平常用来写字的本子的纸不同,看上去更好一点。长得很漂亮的高小娜说这是信纸,是专门用来写信的。怪不得张小强和郑小莫不会让别人看,怪不得他们还要专门把小纸条折成信封模样。

阅读全文 »

骑牛静观绿草盈,木剑横放问童心。
白云无意远行客,清泉长养山中灵。
玄蹄徐徐慢生音,碧叶沙沙听风语。
试问前方路通何?青烟袅袅燃香地。

云层空洞 倒映着霓虹
玻璃幕墙反射朦胧

草地在旋转 白纱影重
舞鞋踏着风 松林晃动
窗帘合不上炎热霜冻

凝神倾听 呓语匆匆
心慌惊悚 迸裂怦怦
是野火在挑逗幻梦

双层空间叠着异色口红
玫瑰落在错落的蜂巢之中

猎物频频留下迷踪
幸运兔脚失去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