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云浮动在天空之上。

一只飞雾影正朝下张望,灰暗的天气里,茂密的荆棘中几乎看不见任何其它东西存在。

它缓慢地移动着,破烂的翼膜顺着风的幽幽呜咽,空洞的骨架将阴冷扩散到四方。这只掉队的飞雾影看上去像一只风筝,但即使再顽皮的孩子也不敢去放这样的灰暗的风筝。有冰粒从高空之中落下,打在坚硬的倒刺上,白霜贪婪又迅速的沿着这枝不幸的丫杈向上攀爬,一只疲惫的生物从天空坠下,将附近一片荆棘染上死亡的灰白色。

这只失去方向的飞雾影最终还是死了。

它空洞的身体已然被尖刺穿透,连带上面流着黑血的半具身体。他是谁?他要去哪里?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他是敌人,他死在了离他国家一座山脉的荆棘林上。

空洞的眼睛静静盯着天上的黑云,似乎透过这片黑云看见皇帝手中的金杯——那是他之前见过最昂贵的东西

「用金子做的杯子啊!真他妈的好看!」他黑色的眼睛似乎被金色的阳光所照耀。「还有杯子上的宝石,像血一样鲜红的宝石,比他的小莉塔的嘴唇更加勾魂。」这对无神的眼睛越加空洞起来。

「他的小莉塔,是什么时候离开他的呢?」

没有光彩的眼睛流下一滴泪,附近一个人朝他的同伴惊叫着:“老杰瑞,快来!飞雾影骑士!”同时,这个人不顾荆棘划破他粗糙的皮肤,翻手从腰间的刀鞘里抽出把又快又亮的匕首,将死者的头颅割了下来。

泪水与血混在一起,滴落在这片他一直很陌生的土地上。

「他的小莉塔……」

“老杰瑞,快看,值二十个金叶子的飞雾影骑士!”手上抓着死者头发的人欣喜的叫道。

名叫老杰瑞的人眯了眯眼睛,似乎是为了看得更仔细一点,缓了一会儿,他羡慕地说道:“老东西,你可真他娘的好运!”看着老杰瑞身上还背着大筐罗勒,他笑骂道:“你还背着那筐破烂家伙干什么!有了金叶子,你还愁买不到更好的?”

对方手里提着人头,乐得舍不上嘴,直笑道:“还是老杰瑞你说得对!”他走到一旁,将手中的头颅放下,弯下腰,准备将他再也不会背的破旧罗筐扔掉,却见一把颜色暗沉的匕首从自己喉间划过。

他咳嗽着,喉咙和嘴巴一同涌出鲜血,浑浊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刚才的快乐。「天可真黑啊!」还没来得及思考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便和飞雾影骑士的无头躯体一样,扑倒在这片阴冷幽暗的荆棘丛里。

“所以,这才是真相么?” 青年问,“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

老巫师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张嘴道:“他杀了你的父亲!”

青年定定地看着桌子上的水晶球,然后摇摇头。

他该回去割麦子去了。

烟雾,到处都是烟雾。浓烟冲进人的鼻子,舔舐小孩红肿的眼睛。猪圈里的那头猪嗯嗯嗯不停哼哼,发出刺耳的尖叫。天是白色的,看不见远处的山,只有像雪花般到处飘荡的灰烬,以及血一般的太阳。

火从山那边开始燃烧,当镇子上的人们察觉并且反应过来时,烟雾已经到处都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