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下的水玫瑰

“这…地铁还没修完啊?”

“大概又挖到啥文物了吧……”

一对打扮漂亮的女孩子看着马路上那一条的蓝色铁皮隔离带,相互闲聊着,绕到旁边的隔出来的小路上。

人行道早就不能走了,戴黄帽子的大叔们把它隔到了铁皮那边。

当然,戴黄帽子的也不止是大叔,小帅哥也是有的,就是有点黑。套上一条沙滩裤,盖个草帽,保不准就会被认作是夏威夷度假回来。

李德扭着脑袋,看向走远了的妹子,吹了几声口哨。可惜很少会有妹子仔细盯着安全帽下的帅哥看,棒球帽,鸭舌帽还差不多。不戴帽,做个立地成佛的法海也成,指着俩妹子说:“大威天龙,老衲今日就要收了你们这两个妖精!”

可惜啊,善哉善哉,小命要紧,小命要紧。李德摸了摸头上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安全帽,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汗,继续开始忙手头上的事。

他已经在这儿呆了差不多快一个星期了,可惜还没有一点线索。第一批的翡翠残片一被上交国,玛尔斯立马就派他来寻找其它残片的下落。可惜,这里只有烈日无尽的炙烤,以及周而复始的…

“李老弟,麻烦把这边的东西给王工送去!”

得,又有活了。

他瞟向远处耸立的高山。

骊山的阴影在雾霾的宠罩下显得微微发蓝,远处有缆车在向上运行,飞向山顶的金瓦古楼。

古楼?

嗯……应该算是。

杨贵妃在那儿泡过澡,不,在那儿,好像确实是,“温泉水滑洗凝脂”嘛,就是想起来有些怪怪的,嗯,他一时不记得那澡堂叫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