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藏受难记

三藏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短短的发根扎得他手掌微微刺痛。他想不明白,自己刚从地铁口出来,只是走慢了点,就被拉到发廊店里,剃了度。

明天还要拍证件照呢!他突然想起来。

路上的人来来往往,一个小女孩盯着他的脑袋看了两眼,别过头往其他方向看去。他只好安慰自己这是聪明绝顶,随便就能在人群中脱颖而出。他的头发啊,走到岔路口,过红绿灯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微风虽是吹得头顶异常凉快,可没了前面那一撮刘海护额,这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好比是吃饭时端起碗,却发觉没有勺子,只能用筷子在一堆滑溜溜的凉粉里戳来戳去,吃也倒是能吃,就是不习惯,挺别扭。

这几天他还是戴顶帽子为好。

就算自己能接受,这大脑袋跑过去杵在人群中间,周围同事看着领导时不时朝自己方向瞟上那么两眼,心里也怪难受不是?三藏不禁停止了腰杆,这剃了度,咱这心里头也跟着亮堂起来,学会关心人了。看来咱也算是有慧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