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无聊的时候,总会喜欢翻出以前的东西看看。以前买的树莓派吃灰了好久,于是,没有需求也想创造需求,给吃灰的东西找找用途,让它看起来有点作用。

吃灰树莓派,吃灰SD卡读取器,吃灰瑕疵屏幕面板……折腾了一下午,尝试烧录系统,HDMI连接,SSH远程登录,VNC查看,镜像源配置,VS Code Server SSH登录配置,然后继续吃灰。

为了发挥作用,来创造某种需求,结果却发现自己并不需要,这其中折腾的魅力到底是倾向于结果呢?还是倾向于过程呢?为了黑苹果而黑苹果,这其中又获得了什么呢?还是说在于当时的某种体验?一种我可以和他人一样,达成某种目标的成就感?是浪费了一个下午,还是获得了某种以后可能会用到的技能?

一种奇怪的探索感?

想要将对自己无用的东西变得有用,这种“有用无用”的价值观点如何决定我们自身的思维方式?一切都必须是有用的么?人为什么会因为某物无用而急躁不安?

一个程序不断地堆积功能,一段已经写好的东西却不愿舍弃;不断收集着新鲜玩意,不断地在收藏夹塞满认为有用或者将来会用得上的课程;喜欢更繁杂的东西,认为价格昂贵的东西更有价值……这些对复杂事物迷恋的倾向、对简单事物感到不屑的心态到底如何操纵着我们?是认为它们更高级吗?是认为高级的事物会让我们比别人更厉害么?还是某种奇怪的攀比心?我们的心灵为什么会受这种心态控制?

储物癖、囤积症,不想舍弃的原因在哪里?是“以后或许会用得上”这种想法吗?

我们为什么会为了以后某个不确定得因素来牺牲现在的生活?对自己现在生活状态的不满,想要更好?对为某物重新花费代价的逃避心理?还是一种满足感?我拥有某物,这些东西都是我所拥有的,是我的财富,是我证明自己财富的某种方式?

为什么我收藏这些东西会感到快乐?

为什么我失去这些东西时会感到不舍?

为什么我要尝试证明某物是有价值的?

为什么我试图在某一样事物上添加如此多的功能?

为什么会对复杂的事物迷恋,尽管简单的话会更好一点?

害怕、恐惧、贪婪、攀比、尝试证明自己的欲望?对自己落后于社会的恐慌?

我们应该责怪谁?我们找不到确切的谋杀者。
它使我们看见欲望生长。
它使我们发觉友谊消逝。
它使我们熟悉生活。
它使我们发觉生活的无趣。
它使我们渴望有趣的事物。
它使我们从原地离开。
它使我们越走越远。
它使我们在一个新地方扎根。

阅读全文 »

枯死的植物
无意识颤动 呼吸
长长的叶子堆成
热带雨林
衰败 发黄
浸在洗涤剂的泡沫里
水流涂抹
难以去除的花粉打上印迹
这是自然的一天
有的未开放就匆匆凋零

我乘在鸟儿翅膀上向你飞
已是深夜
还有什么可以阻挡风声
蛐蛐儿在野草间低鸣
汗水 云雾还有野百合
没有其他人言语
深夜了 空无一物
光走开了
我们之间没有距离

“风筝五号,重复,风筝五号,请发送您的通关代码!”喇叭里传来陌生人急迫的声音。“风筝五号,听到请立即回复,否则地面人员有权将你击落。”

“RX518102。”他按下红色按钮,防护镜下的琥珀色眼睛看向飞行器前方。

浓密的雾气遮挡住地面,水雾和液体沿着透明的介质朝后流动。他看了看右上角,沉思了一会儿,现在是当地时间早上8:03,距离他开始操作这架颤颤巍巍的老年货运飞行器已经将近五个钟头了,仪表盘里的刻度计即将降至最低点。嗯,设计这个指示装置的人完全没有任何美感可言,不,也许是飞行器上一个主人也说不定。

一道标示刻度正在雷娜塔贴纸的脚踝处闪烁红光。如果是他,他肯定会贴米歇尔的,大胸大屁股,看起来就养眼有动力,飞行器的能源也不会耗的这么快,跟后仓里的马西莫夫枪弹一样,乒乒乓乓,你来我往,打上几梭子就没了。等下吃完饭,歇会儿之后,他得花时间好好把这破船修理一番。雷娜塔?算了吧,这小妞可不是人人都爱得起的,他可无福消受。

阅读全文 »